Flandre Scarlet

小晨在冰岛:

夜雪和第二天的早晨。格陵兰首府努克。

全格陵兰人口5万多,努克很小,在那里的几天,到后来就已经会在街上不停碰到同样的人,开始点头问好。格陵兰网络贵的出奇,全部按小时计费,也就让人更多的放下手机,放开虚拟世界,认真的去外面的世界走一走。虽然冷清,但真是个让思绪度假的好地方,远离嘈杂。

另,照片没有PS,是闪光灯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豆瓣 | 新浪微博 | LOFTER ART | Instagram: xxiaochenn | 微信平台:迷失冰岛(Lost_in_Iceland) | 冰岛旅行内容目录


Comme un Poète:

Bronica sq-ai + Fuji 160NS 120.

书里说驯鹿饿了就吃地上的苔藓,渴了就喝冰凉的泉水,脖子上挂着铃铛,走动起来发出好听的声响,这样它们在山里也不会走丢。现在驯鹿从书里走了出来,我终于见到了,它们是如此温顺,任由我们抚摸,喂食,和书里写的一样,还有希楞柱里的最后一位老酋长,她就是那本小说的原型。

老朋友

蔡澜:

大家一提起新加坡,就想到海南鸡饭,而我在微博中,团友们最常问的是:「哪一家最好?」 
一直不变的答案,就是「逸群」。
老一辈的人,只记得最老的一家叫「瑞记」,其实它的老板也是从「逸群」出去的。那年代做小食生意的都很保守,而他和一位宣传奇才黄科梅先生交上了朋友,在报纸上大卖广告,因此一炮而红,反而大家忘记了「逸群」这家由一九四○年创立的老店。
没有搬过,还是在莱佛士酒店附近的海南街上做买卖,一经过,看到一块白纸黑字的招牌,墨已剥脱,镶在玻璃镜框之中。
旁边二根柱子上,用鲜红的字写着逸群咖啡洋茶雪藏啤酒鸡饭几个大字,两扇玻璃门上面有店的英文字母,写成 Yet Con,那时标准拼音尚未流行,那个「 Con」字怎么想也想不出和「群」字有什么关连。
进门就有一个档口,架子上摆满碟子,下面的铁盘里最少也有四五十只已经煮熟的鸡。师傅戴上塑料手套,就在砧板上一只只斩开,另一个大铁碗,盛着鸡肝、鸡心、鸡肠等。有些客人不吃肉,专为这些内脏而来。
店里每天洗擦得干干净净,桌椅至今还和开业时相同,捷克做的椅子,是经典的设计,当今已成为古董。
鸡肉上桌,一吃,是的,这才是真正的海南鸡饭味道,数十年不变。饭上桌,鸡油的香气扑鼻,淋上又浓又黑的海南酱油,配上以鸡油浸的辣椒酱和姜茸,你要吃最正宗的,也只剩下这一家人了。
店里另一招牌菜是烧肉,做法与香港的不同,也要淋黑漆漆的酱油,别有风味,炒粉丝亦然。
老板已是第二代,认识多年,样子和店里的味道一样,不变。二者都成为好朋友。
地址:25, Purvis St, Singapore
电话:6563376819

主人的来福:

希腊的蓝白世界-Santorini旅拍

十来天的行程.先由罗马转机至Crete岛的Iraklion,然後租车开往Chania,饱览克里特岛西海岸美景.寻访最美丽的Elafonissi沙滩.之後在回到Iraklion看米诺安文明遗迹,由Iraklion搭上快艇前往着名的Santorini,終於明白为什么喜欢摄影的人都会想尽办法到此地一游.

CRIST:

没有终点的列车


2013年10月底 瑞士 琉森 Rigi Mont

我知道那几天瑞士的天气都很差,于是选择了稍微不怎么下雨的琉森Luzern

我就没料到我要上山。

到半山腰的时候还好,远眺还能见湖。

快到顶上的时候,能见度不足4米。

风光照计划泡汤了,拍了这张,悻悻走人。

一起旅行:

常夏站:

我的毕业旅行 有蓝天 有白云 有大树 有伙伴

带上两台相机 十一个胶卷 两盒相纸

走进柬埔寨


/ vol.2

/ SRT101

/ Tudorcolor xlx 200